主页

刘伯温《烧饼歌》真的有预言效果嘛?

  大家都知道,关于预言的大师级人物,历史上主要有唐朝的袁天罡、李淳风,另外就是明朝的刘伯温。刘伯温著作《烧饼歌》准确的预测了明朝和清朝的历史变故,据现代学者解读,准确的令人匪夷所思。刘伯温的智慧,一直以来高深莫测,曾有“诸葛亮转世”的传说。线年的一天早上,明太祖在内殿里吃烧饼,只咬了一口,便听到内监汇报刘基刘伯温进见。太祖心想测试一下刘伯温,便把咬了一口的烧饼盖在碗下。刘基入殿后,太祖便问曰:「先生心明数理,可知碗中是何物件?」基乃掐指一算,对曰:「半似日兮半似月,曾被金龙咬一缺。」到了这里,相信大家可刘伯温之言而估计得到答案,之后刘伯温继续说道:「依臣所见碗中为一烧饼是也。」明太祖也不得不为之赞叹。烧饼歌当然未完,明太祖眼见他拥有奇门之术,于是便继续向刘基请教明朝以后的国运。后边朱元璋一边吃着烧饼一边听刘伯温娓娓道来,君臣一问一答,便形成了《烧饼歌》的内容。《烧饼歌》的预言,整体来讲,从明太祖朱元璋开始,一直说到满清王朝被推翻以后。其中的预言,往往藏头露尾,很象谜语一般,颇为费解。后经学者研究,烧饼歌的大部分内容已经在历史上发生了。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,刘伯温是如何预言明清的重大事件(因为原文为古文,作者为方便阅读,不罗列古文,只做事件解读):中国自古乱治交替,王朝更迭,一个王朝建立的时候,灭亡的时间已经定下了。届时自有昏君出世,奸臣乱朝,生灵图炭,成就天意。明朝自太祖起,到明思宗崇祯皇帝(朱由检)为止,共历十八帝,两百七十余年。公元1644年,李自成攻破北京,明思宗于景山自缢而死,明朝灭亡。这个明思宗朱由检是明神宗万历皇帝(朱羽钧)的孙子。因此烧饼歌里,刘伯温的“万子万孙”这句看似恭维的话,却蕴涵着对明朝气数的预言。话说,建文帝即位时,全国上下有二十多个由朱元璋封的藩王。他们拥兵自重,对朝廷造成威胁。建文帝采纳大臣建议实行“消藩”,诸王中有的被废黜,有的被处死。当时实力最强的燕王朱棣(朱元璋第四个儿子)知道自己也不能幸免,以“靖难”为名起兵,杀到南京,自己作了皇帝,改元永乐,这就是明成祖。《烧饼歌》里“除非燕子飞入京”,“一院江山永乐平”,便由这个历史事实来应验了。燕王朱棣当时有一得力辅佐叫姚广孝,十四岁剃度为僧,法名道衍。此人也精通“阴阳术数”,朱棣称帝后赐他美女、房子,姚广孝都没有接受,仍然做他的和尚,后来姚广孝参与编篡了著名的《永乐大典》。这么一来,刘基说的“秃顶人来文墨苑”就完全应在他身上了。说道祟祯皇帝朱由检,大家都知道他是明朝的最后一位君主,也是一位贤能的君主,他杀魏忠贤,罢黜阉党,非常英明,却难违历史命运。历史记载,祟祯即位那年,陕西一年无雨,大旱。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。祟祯十七午(公元1644年),张献忠入四川,在成都称帝,国号大西;同年,李自成建政西安,国号大顺。同年二月,李自成统兵从西安出发,目标直指北京。三月,李自成攻陷北京,祟祯皇帝自杀,明朝结束了。这些过往历史,在《烧饼歌》里都有精准预言。《烧饼歌》里说,“木下一了头,目上一刀一戊丁”是字谜,“木下一了”是李,“目上一刀”为自,“一戊丁”是成。这句话点明了李自成的名字。“万子万孙”指祟祯皇帝,“祖宗山上贝衣行”说的还是他。“宗”上加个“山”,就是“祟”字;“上”、“贝”、“衣”三字合起来,又得了一个“祯”字。而“行”就是指祟祯的死,因为古时皇帝死了叫做“大行”。李自成在北京还没有站稳脚跟,辽东总兵吴三桂便引清军入关,将李自成赶出北京。 “桂花结得好英雄,拆缺长城尽效忠”中的“桂”指吴三桂,打开山海关(拆缺长城)迎接满清军队。“摘尽李花枉劳功”暗指李自成的势力也不会长久。吴三桂被清庭利用消灭明朝残余势力,被封为平西王,派驻云南。后来吴三桂在地方上扩大势力,威胁到了清庭统治。于是康熙帝下令“撤藩”,吴三桂因此又起兵反清。双方交战六年,最后吴三桂病死衡州,余部瓦解。这段历史刘伯温概括为“胡人依旧胡人毒,反覆从来折桂枝”。

  事实上,包括《烧饼歌》《推背图》之类共看似神乎其神的“古人预言”,都是后人附会编写的,大多成书于抗战时期,其中都预言了中国必胜日本必败。其中有些原本就存在,但是并没有预测到那么清朝民国远,是由后人续写的

  刘基五十岁前写了那么多诗文,没有一首表示他能观天象预测吉凶,刘基本人对知天命之术表示“甚异之”。还在《郁离子》中写到:稽考先王之典,商度救时之政,明法度,肄礼乐,以待王者之兴。若夫旁途捷歧,狙诈诡随,鸣贪鼓愚,侥幸一时者,皆不愿也。

  刘基对天命之术表示“甚异之”,表示“狙诈诡随,鸣贪鼓愚,侥幸一时者,皆不愿也”。

  那他怎么忽然之间成了朱元璋的术士?被传成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的神人?实际上是为了满足朱元璋欺人,欺自己,刘基被迫担任了这一职务。

  刘基深受儒家文化教育,表示了“皆不愿也”,表示了“若夫吉凶利害之所趋避,则吾闻之孟子矣”。

  后人把刘基说成: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。如果刘基本人活着,也绝对会耻于术士形象。

  直白说吧,就是统治集团让其御用文人私下杜撰的,目的就是假扮天子,愚弄人民![耶]